中網文學 > 玄幻小說 > 天陸傳說 > 第一百六十一章 功法
    清晨,碼頭上的店鋪還未開業,只有一些賣水產品的商家開始張羅著,腥味撲鼻。

    不過船老大和王梁顯然習慣了這股味道,聞著不僅不覺得難受,并且還感覺挺舒服的。

    混亂之地東邊,是屬于兵圣的地盤。兵圣也發過話,這邊的商戶妓院等,是受他的保護,一般情況下,是不準傭兵們隨意找茬的。當然,保護費這種東西肯定是少不了的。

    但是人家也愿意給,畢竟交點錢就有混亂之地第二大傭兵團做靠山,何樂而不為?

    原本還清冷的街道上,突然傳來一聲嘈雜。原來是一個壯漢,騎著高頭大馬,飛馳在街道上。

    勞累了一整晚的風塵女子們正正好在這個時間點入睡,眼睛都還合上沒一會就被吵醒,心中頓時涌上一團無名火,罵罵咧咧“到底是那個傻B一大早就這么吵啊?”

    說著,就欲潑洗腳水下去。

    但是一看到那壯漢的模樣,她們腦袋一縮,老老實實地鉆回被窩,蒙上耳朵。

    因為那個人名號為雷龍,如今混亂之地東邊五級武者傭兵團團長中的最強的幾位之一。可以說東邊這塊地方,明面上除了兵圣這種不常在底下走動的,就是看這幾位爺的臉色了。

    據說這家伙也在沖擊那個境界了,另外兵圣也十分看好他,給予了他不少關注。

    雖然說兵圣禁止過傭兵們隨意找茬,但是,你一個洗腳水潑到人家臉上,人家就算殺了你,他也不會多說什么,這就是強者在混亂之地的特權。

    一騎絕塵,飛奔至碼頭,一得到船老大來的消息,雷龍也是快馬加鞭趕到,對于這位船老大,他可是敬重的很。

    見得遠處塵煙滾滾而至眼前,船老大也是樂呵的跟他打了聲招呼“這么急著來見我啊?”

    “那是!聽說老哥一來,我就急不可耐地想來見你了!”雷龍一下馬,就對船老大恭敬抱了一拳。

    “還沒突破至五級武者啊,之前和你同一批的風神還有血牙都突破了!”船老大一看他身上的氣息,已經十分凝實,但是卻還是差了那么一絲火候。

    “說來慚愧,老哥,我這段時間感覺一直很好,但是總是差了那么一點,這一腳就是邁不出去!”說起這個,雷龍忍不住嘆了口氣,對此頗受打擊。

    特別他也聽說了,風神在極北之地突破至練氣境回來,這對他的打擊就更大了。之所以他一大早就跑來,一是敬重船老大,二也有想讓船老大指點指點迷津的意思在。

    “功法拿來我看看!”船老大猛抽了一口旱煙,吞云吐霧。

    一般來講,功法是不能隨意給人瀏覽的,但是對方是船老大,雷龍也是二話不說,就把其掏了出來,遞給他。

    用神識在其上掃了一陣,船老大便把這功法還給雷龍,微微皺眉道“咋就買了這功法?”

    “唔?這功法不行?”雷龍心頭驀地一驚。這是他花了六萬金幣從拍賣會上拍來的,一般混亂之地成交的也差不多是這個價格。

    “也不是說不行,這功法在混亂之地應該也算普通的那種。當然,你底子十分深厚,并且潛力還有,用這功法花個十多年時間功夫也是可以突破的。”船老大的煙槍里噴出幾道煙圈,瞇著眼睛繼續說道。

    “這么跟你說吧,之前那個血牙底子是比當初的你和風神,甚至那個巨人王都是深厚許多。只不過年紀太大,已經是強弩之末了,所以在五級武者上難以寸進。”

    “不過后來用那回陽花心恢復了元氣后,以他的底子,就可以沖擊練氣境了。若是一般功法,他估計需要至少八到十年時間。但是這家伙給自己準備的功法是比一般好上許多的,另外他這功法也有走邪門歪道的路子,所以才能在這么短的時間內突破至練氣。”船老大抖了抖煙灰。

    “至于風神,這小子福緣深厚,居然從小鎮那種不入流的拍賣會上買下那個功法。你們看他是被血牙抬杠,加到十二萬金幣,吃了個悶虧,但是懂行的人知道,就他這功法,在翻三倍,三十六萬都未必能買的到。其實還是陸鳳兒那個傻小子吃了不懂的虧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之前的底子和你差不多,能這么短時間內突破至練氣,就是占了功法的便利。至少到成丹境,他是可以不用再換功法了。”

    “這.......”雷龍也是一陣語塞。在混亂之地,傭兵們只是在底層摸滾帶爬,有些甚至大字都不識幾個,哪想到其中還有這些道道“哎,當初為了貪便宜,沒想到這茬去了。”

    雷龍摸了摸后腦勺嘆了口氣,“原來問題出在這!”

    “沒事,到時候換個功法就好。”船老大是見多識廣,對此倒不以為意。

    “誒,對了,老哥,有空嗎?我們喝酒去!”雷龍拉著船老大和王梁大笑著邀請道。

    知曉了問題的癥結,他心里輕松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走走走!”一說起喝酒,船老大一陣興起。這段時間他一直都在回味混亂之地老黃酒的味道“對了,這邊拍賣會什么時候開啟?”

    “據說三天后吧,有一場大拍賣會,其中寶貝多的很。我到時候也想去看看,聽老哥這么一說,我也是打算換一換功法了,錢嗎,到時候在賺便是!”雷龍笑道。

    “行,到時候我也去,看著有沒有什么好東西,也準備點。這次回去,可能要一段時間才能再過來了,趁這時機我也給你參謀參謀。”船老大主動包攬了此事。

    對于雷龍,他還真的挺對眼。

    “唔?老哥怎么了?”雷龍心里一驚。

    “也沒啥事,到時候可能幫朋友打件靈器,要花不少時間。”船老大擺了擺手道。那神情,頗為風輕云淡。

    “靈器?”但是這話聽在雷龍耳朵里就不下于天雷在他耳畔炸響了,一時間他都愣了住。

    “咋了?”船老大斜過眼去看他。

    “沒......沒事,老哥牛!”雷龍不自覺地對著船老大豎了豎大拇指。

    “哦,對了,你手頭有多少錢?”船老大問道,一般而言,這些問題都是有些避諱。

    但是對于船老大,雷龍卻不見怪,老老實實地回答道“小鎮之行后,手頭也寬裕了很多,大概在二十二三萬金幣左右吧。”

    “去借!沒有合適的功法就算了,要是遇到了合適的功法,你到時候錢不夠錯過了,估計得悔恨一輩子。還有你這本垃圾也可以去賣了!”船老大講話從來不知道什么叫給面子。

    “是的是的!”雷龍亦是深以為然。

    “好了,先不說這些了,去喝酒去喝酒!”船老大大手一揮,隨后兩人趕忙跟上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到了正午,陸鳳兒才幽幽醒轉過來。

    他伸了伸懶腰,此時小穎易容的白面書生已經坐于床頭,捧著一本典籍看得津津有味。這模樣,還真像個讀書郎。

    察覺到邊上的動靜,她轉過頭,看見陸鳳兒已經醒來了,隨口問道“醒了?”

    “嗯,睡了個懶覺,讓你見笑了!”陸鳳兒紅了紅臉,撓著頭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沒有的事,在船上的那段日子你練習這些術法耗費了太多心神,本身就該好好休息一陣子了。”小穎合上典籍,下了床,洗了把臉。

    待得她弄好后,陸鳳兒也是洗了洗臉,稍微活動了一下筋骨,感覺人輕松了不少后,開口問道“好,今天是先去傭兵工會登記是吧?”

    小穎聽此攤了攤手,

    “看你咯,團長大人!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双色球历史记录2017